相关文章

大家知道杭州哪请家庭保洁员比较放心吗?我想找安全可靠些的。

1998年,省城家政市场开始萌芽。1999年,省城有7家家政公司。2008年,行业里有人挑头召开了一次省城家政公司负责人的碰头会,当时参加碰头会的公司有二十多家。据西宁市家政网络服务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省城各类家政公司有近二百家。像“互邦”“小红帽”“昊天”“环美”等元老级的公司如今发展现状不一,有转型的,也有坚守的……

前行路上的风风雨雨

1996年,“北漂”的邢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,接触到了家政服务行业。当时邢毅认为这个行业很有市场潜力,于是他便沉了下去,开始学习。“那时北京的家政行业也是起步时间不长,鱼龙混杂。刚开始入这个行当时,就觉得很辛苦,遭白眼那是常事。”邢毅扎扎实实在北京的家政行当里摸爬滚打了6年后来到了青海。

2002年,信心满满的邢毅在西宁注册了清泉拭月清洗保洁公司,如何开展业务不是问题,问题的关键在于西宁市民还不了解家政到底是干什么的。“有时候,一个业务电话能打二十多分钟,不是在讨论业务项目,而是在给客户做解释工作。那时候,我觉得西宁市场纯粹处于引导消费的阶段。”邢毅回忆说。

也是在2002年,魏延生的小红帽家政公司诞生了。对于不善言辞的魏延生来说,和客户打交道可能是最困难的事。“每年春节前,很多听都没听过名字的家政公司都冒出来了。有一次,预约的客户已经确认了价格,但是当我们赶到客户家时,客户提出要少付10元钱,原因就是另一家公司可以以少于我们的价钱提供服务。当时不管我怎么和那个客户解释,怎么保证我们服务的质量,可是她就是只认价格。没办法,我们只能让步。”魏延生摇头说,“这种低价竞争最让我们承受不了,我们有固定的经营场所,每月要按标准缴税费,我们的运营成本放在那儿,有时候少收10元钱就等于白干。”

为求生存转型

“互邦”在家政行业中算得上是转型较早的一家公司。1999年,公司在原有家庭保洁服务之外,还拓展了单位保洁、酒店用品经销等业务。2008年,“互邦”由原来的青海互邦清洁有限公司更名为青海互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,这个细节的变化表示互邦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。公司负责人介绍,目前公司共有员工180人,其中有下岗工人、农村劳动力,主要的业务就是保洁、单位后勤的托管,保姆业务几乎已经不做了,但是以前的家庭保洁还在做。

决定转型的不止“互邦”一家。

“环美”公司1998年就成立了,公司员工最多时有四十多人,但是面对越来越小的利润空间和恶劣的市场竞争状况,公司负责人决定转行。2009年11月26日,在城东区湟光附近的一栋高层上,4名“蜘蛛人”贴在楼体上空中作业。乍一看,以为是保洁人员在做楼体清洁,其实这4位正在做楼体亮化工作,他们在安装LED灯。“环美”的负责人说:“我们的工人都具备了高空作业的经验,这得益于原来的保洁工作。干了这么多年的家政了,说不干还真有点舍不得,但是手底下十几口子人等着吃饭呢,总不能一年到头就挣个三五万的吃饭钱吧。”

有识之士瞄准特种行业保洁

家政行业有识之士早就看到,仅仅靠普通消费者一年擦两三次玻璃是不能让公司满负荷运转的,于是他们把触角伸向了单位、写字楼,把经营范围扩大到了家庭日常保洁、家庭装修后的保洁、企事业单位尤其是酒店装修后的保洁,就连去年到今年的“创卫”也有不少公司接到了单子。西宁红美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更是看准了医疗保洁这个市场,从2001年起至今,这家公司接管了省人民医院、省中医院、省藏医院、青海红十字医院、西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保洁工作。

“红美”公司现有116名员工,其中20%为农村劳动力,剩余全部为下岗人员。即便如此,省城的医疗保洁人员还是供不应求。公司负责人很风趣地说:“我们这个行业有个‘三不来’,就是长得漂亮的不来、有文化的不来、有学历的更不来。”为了人手不够的问题,公司负责人多方努力,不仅积极向医疗教育机构提出开设医疗保洁班的建议,而且向各个人才市场抛出了绣球。

人员稳定才能保证行业的发展

中介公司依附着家政公司,而不少中介公司真正干着一锤子买卖,把人介绍给雇主后收了钱就一概不管了,这不仅不能保证服务质量,而且对提供服务者来说也是不负责任的。

目前,不少家政公司的用工制度是提成制,也就是员工和公司按照规定的比例将每一笔业务收入分成。有人说:“家政行业就干着年前的15天。”这种说法也许有些偏颇,但是足见这个行当也有旺季淡季之分。而员工每个月都有开支,每个月都需要有收入,到了淡季没有生意也就没了收入,员工势必流失严重。

结合发达地区的一些做法,省城的一些家政公司开始尝试员工制管理模式。何谓员工制管理?简单讲,就是把家政人员作为自己的员工来培训、管理、制定工资标准,每月按照标准发工资,按规定上保险。

客户与家政服务人员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,投诉越来越多;家政服务人员的权益保障日益被社会关注;客户的需求越来越精细,家政工作的技术含量升级……越来越多的信息告诉我们,家政行业的经营模式亟待改革,家政公司的发展走员工制管理是大势所趋。

家政服务行业的“在野党”

除了家政公司在从事家政服务外,不少农民工也加入了这个行业,开始挣光阴。与家政公司相比,他们要价相对低廉、接活儿也比较活泛。

大约从一两年前起,西宁街头但凡人流量稍大的十字路口,就会有成群结队的农民工,他们或肩扛粉刷房子的刷子,或手拿写着“木工、泥瓦工、擦玻璃”的小木板,这些流动在城市里的服务者被人们称为“站大脚”的。

赵老三是湟中县总寨镇张家庄的农民。第一股寒流过后的一个冬日午后,赵老三和同庄子里的几个人乘坐84路公交车到了长江路的三角花园。尽管阳光充沛,但毕竟是冬天了,户外的温度还是比较低。赵老三等人开始了除了种地之外的另一份工作“站大脚”。

三十多岁的赵老三,家里有两个儿子,去年之前家里有两亩五分地,一家四口的吃饭问题勉强能解决。后来,一亩五的土地被征用了,仅有的一亩地不能满足一家人的口粮问题。于是赵老三就把地里的活儿全部留给了妻子,自己则在外打工。“我在工地上做小工,一天能挣50元到70元,有的管中午饭,有的不管。现在天冷了,很多工地停工了,我也不能闲在家里,就出来找点活儿干。”赵老三脑子很活泛,会干的活儿也多,“我什么活儿都会做,刷房子、砌院墙、擦玻璃什么的都行。”

那天直到下午3点左右,赵老三他们都没等来活儿,问及是否知道各个区都有劳动力市场时,赵老三的眼里有些茫然。

大多数“站大脚”的和赵老三一样,不知道劳动力市场在何方,更不知道在劳动力市场也能揽活儿。

从源头规范家政服务企业

家政市场如何才能走向正规化?

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副研究员詹红岩认为,毫无疑问,家政服务业在我省有着巨大而广阔的发展空间。这可以从经济发展的几个背景来认识这个问题,一是我省2010年将进入老龄化社会,即全省60岁以上人口达到人口总数的10%。二是全省的产业结构比重要求大力发展第三产业。三是全省日益严峻的就业形势要求大力发展家政服务业。从就业结构来看,2007年青海第一、二、三产业的就业结构比重为44.3比20.6比35.1,可以看出二、三产业就业比重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在具体措施上,可以对家政服务企业设立经营门槛,比如规定注册资本、人员数量、服务领域等等,就可以有效地规范这一行业的发展,最终促使家政服务企业形成品牌竞争的态势。【杭州保洁公司】